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APH】Sweet Lady(重修)

*Olivia第一人称

在获得意识最初始的时候,我正被那双澄澈的粉蓝色瞳孔温柔地注视着,那双瞳孔里闪烁着如孩童般小心翼翼、又满怀欣喜的光亮。

内心弥漫着没有源头的喜悦。我想那大概是因为我的胸腔是用最好的草莓味糖果筑砌的缘故吧。

他动作轻柔地把我举到面前,在清清浅浅的淡金色阳光的笼罩之下,我看到他正握着我的“腿”,一根刻着细小花纹的、光滑、纤细的竹签。

我听到一个如同雨滴下坠击打草叶般清亮的声音。他用轻缓的声音,说着,“Olivia”。于是我明白,那就是我的名字了。

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知道他的名字是Oliver。
白色的风从窗口涌进来,扬起轻飘飘的窗帘,我晃了晃裙摆,映在Oliver的眼底。

虽然我并不清楚他是否能感知到我的存在,但每当他弯起眉眼,饱含深情地注视着我时,我便知道,我是真实存在着的。

虽然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来行动,但是我可以陪着Oliver。Oliver把我放在裁剪过的装长面包的盒子里,在里面放一块儿泡沫,我就坐在上面,从缝隙里向外看。

我逐渐了解到,Oliver不过是这间糖果屋里众多学徒中再平常不过的一个。而我,是他突发奇想,偷偷制作出来的小东西。

Oliver不会经常带我出去,我就嘟起嘴,不满地向住在Oliver柜子里的泰迪熊抱怨。而泰迪熊乔治先生则理着衬衫领,无奈地看看我,又无奈地叹气。

“你应该小心一点,不要惹事,更不要叫其他人发现你。”乔治先生斜晲着我,语气可不似平日里那么友好,“如果店主知道了的话,Oli就会被他赶出去!那样他就无家可归了。”

“无家可归…?为什么?Oli那么有天赋,那个店主怎么会傻到把最优秀的学徒赶出去?”我撇了撇嘴,对乔治的想法嗤之以鼻,对Oliver会因我而被扫地出门的说辞表示轻蔑。

“……那么你认为,店主不会傻到赶出得意门徒,就会傻到给自己培养将来的竞争对手?”我忽然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反驳他这番话。
不悦的对话以久久地沉默作了烂尾潦草收场。

不过就算这样,Oliver还是会在晚上锁上屋门,拉好窗帘不留一丝缝隙,再把我从柜子的深处捧出来,给我讲一天里发生过的事。
Oliver是不必像其他学徒一样,三三两两地挤在一间小屋子里的,这就提供了不小的方便。我也得意地嘲笑过那些顽劣的坏孩子。

“今天店主教了我新的制糖方法,我是说,只教了我一个;威廉的鼻子都气歪了,嘿呀,真爽快!”Oliver扬着眉,得意地裂开嘴角,粉蓝色眼睛闪着快活的光。
看着他脸颊上淡淡的雀斑,好像在鲜牛奶上撒下巧克力屑;我忍不住勾起嘴角,对他做了个鬼脸。

“呃……。”Oliver忽然一怔;他腾出一只手飞快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用力地眨了眨;接着,他狐疑地盯住我。“Via…?”哦呀,试探性的语气?
“怎么了吗…?我的小绅士…?”
“……”

Oliver突然面色苍白(虽然这个小绅士的皮肤本来就很白皙)。我想可能是我吓到他了……?
嗯,等、等等。
“Oliver?”“……”
“Oli…?”“……”
“Orr…?”“……。嗯。”

咿呀?!“你、你你,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我难以置信地最大限度瞪大了眼睛,恐惧地盯着Oliver,生怕下一秒他就会尖叫着把我丢在一边,头也不回地跑走。“这真是……”

“太不可思议了。”Oliv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此感叹道。“你是Via……Olivia…?”
“嗯哼~是的,是我;你制作出来的糖果人Olivia;千真万确。”我看了看Oliver的眼睛,粉蓝色的眼睛;又看了看他的衬衫,粉色的衬衫;然后,我不禁微笑起来。
“我的灵魂和身体,全部都是你所给予,我的小绅士。”

Oliver也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又多了一种快乐——和我的小绅士聊天。
“店主把我的纸杯蛋糕摆在了橱窗前试卖!”
“今天也有客人夸奖我了呢。”
“还有一个半月是一位小姐的生日,店主要开始为她准备蛋糕了。”
Oliver一点点地讲着他柜子的窗口外、那个新鲜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从快乐到平淡,然后终于又到了灰暗。
“……威廉那帮家伙总是故意找我的麻烦,”Oliver说这话时愤懑地拧着眉,语气也低沉得可怕,“啧,真是讨厌。”
于是我在他失意的时候安慰他,一直陪着他;我认为我可以永远像这样陪着他,陪在我的小绅士身边。

我以为我可以永远陪在我最喜欢的小绅士身边。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半月,Oliver似乎说过一个半月后是什么日子,可我全然不记得了。其实我对外界并没有太大兴趣;我只是想了解、更多地了解Oliver;Orr,我的小绅士。

然后,在某一天,Oliver把我放进了一个十分精致的粉色盒子里,我非常喜欢那上面绑着的飘逸的绸带和可爱的蝴蝶结,高兴地坐了进去;Oliver则穿上了他唯一的一件白色衬衫,甚至还打上了和他眼睛同色的领结。
也许他是要进城,并且打算把我带出去玩一玩;我想着,乖乖地不发出一点声响。
然而Oliver只是绕去了店后,这让我有点儿失望。我用力跺了跺脚以表示不满,可Oliver并没有理会;于是我干脆踮起脚,扒在盒子的缝隙看Oliver究竟想搞什么名堂。

在视线停止晃动,也就是Oliver停下脚步后,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儿——有着一头优雅金发的、带着眼镜的女孩儿。安静垂在两侧双马尾,曳在风中的蓝色裙裾,还有镜片遮掩下迷人的祖母绿色瞳孔。女孩儿静静地立在一边,眼眸微眯,嘴角轻抿;就像是楚楚动人的玫瑰,散发诱人香气的同时也装备着尖利的芒刺。

盒子突然轻微晃动起来,我脚下一滑,失神地跌坐下来。心跳从未如此剧烈,我低下头,听着虚幻的巨大声响一下下撞击着胸腔,迸溅出支离破碎的细小呜咽;我想正在和Rosa交谈的Oliver听不到我竭力忍耐压抑的流泪声音,毕竟,Rosa可是他最喜欢的女孩儿,就像我也喜欢着他一样。

没有出口,无从发泄,眼泪就只好聚汇在心底,将我淹没。
他的目光剥离成两层,而温柔则投向我身后映射着的虚影:那是Rosa的金发;
他的笑容离析成两半,而情愫则赠予我眼中倒映着的色彩:那是Rosa的绿眸。
我不知道Oliver是否能看到我灵魂的样子,红棕色的发丝,还有近似他的青蓝的眼瞳。我喜欢他做的粉色的裙装;但我已然明白,我不过是Rosa的倒影,是Oliver想象中、粉色的、恋爱中的Rosa。我因Oliver的情感诞生,但我的存在意义也仅限于此。

我没有心思留意他们的对话,在一阵交谈后,我的世界微微晃动,然后又再次回到了Oliver手里。

自Oliver被Rosa拒绝以后,已经过了不知多久。我被Oliver锁进了暗无天日的柜子深处,乔治也不理我。
那晚Oliver把自己锁在房间,把我轻轻倚在墙壁上;我想要开口,可Oliver沉默着,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有什么资格说些什么呢?
我是被Rosa拒绝的啊。

这样想着,我只感觉胸腔堵得发闷,透不过气。我轻叹一声,抬起眼皮看了眼那道我打不开的柜门;柜子里一片黑暗,只有狭小的缝隙勉强挤进一丝捉摸不透的光亮;我知道,Oliver又出去了。
我又挫败地扬起脑袋长叹一声,坐得久了,干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晃一晃脖颈。
确切来说,最近我惊讶的发现,我现在甚至可以微微操控我的身体,向上用力,用竹签的腿跳起来。
但这样可不足以打开柜门。
想起这可恶的柜门,我就恨不得狠狠地对着它揍上几拳。
但看着这柜门,我又不禁皱起眉头。

那晚我站立在沉默之中,精神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从窗外飞快地闪过,我也无法确定那是不是我的错觉,但心里却总是隐隐约约地感到不安。我又努力地跳了起来,希望可以尽快闯出去。
哪怕Oliver不再理会我也好,哪怕粉身碎骨也好,我应该提醒他,叫他小心一点。

可我还来不及出去,用最后的生命为Oliver做一点点事。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被毁掉了。
毁在那些顽劣的学徒手里。

柜子发出钥匙转动的咔嗒声响,逐渐渗透进光亮,直到我完全重沐在光明之下;我诧异却喜出望外,但是把我粗暴扯出囚牢里的,是刽子手却不是救星。
那只手直接握住了我的身体,把我粗暴地翻转过来;我也直接瞪圆了眼睛,愤怒地直视着眼前这个顽劣的坏孩子——Oliver曾对我念叨过的、他的死对头威廉。
而Oliver被其他两个学徒挡在一边,他们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不许他靠近。
我注意到他的侧脸有十分显眼的乌紫色伤痕,向来会整齐梳理的短发也凌乱不堪。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此刻我眼前的这个小混蛋。

混蛋、败类!
我盯着眼前的人,用违背上帝旨意的恶毒眼神在心里一遍遍咒骂着他。
你该下到地狱去。

“切,这就是你搞出来的玩意儿?也不怎么样吗Oliver。真是辜负店主对你的培养啊。”威廉嘲讽地开口;我真想对着他那副丑恶的嘴脸狠狠来上一拳,打到他鼻青脸肿再不能完整地说出话来为止。
然而无论咒怨抑或疯狂的想法,都没有实质上的用处,他听不到我的话,也看不见我的灵魂。在那双掺着污秽的眼睛里,只有一个精致的糖果人粉色的倒影。

身体忽然失去平衡,我被扔回了Oliver。在他握住我腿部重回温暖的那一瞬间,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情翻涌上来,堵塞了喉咙。

“这次我就姑且饶了你。把这东西毁了,我们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不然的话,”坏孩子残酷地扯了扯嘴角,缓缓吐出咄咄逼人的字眼,“我就拿着这东西,找店主去。”

他不咸不淡的语气却让我遍体生寒,而Oliver的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他咬住下唇,眼光闪躲,迟迟做不出抉择。

Oliver,Orr;我亲爱的小绅士。你在犹豫什么呢?你真的想被赶出去流落街头吗?

不知是什么原因,竹签突然折断。
是我用力一跃,挣脱扯断了纤细的腿。
我的身体从他胸口的高度直直坠向地面,糖果四散飞溅。

在身体破碎的瞬间,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脸上,灼融了我定格的微笑。

视线未全部模糊的最后,我望过去,看到Oliver瞳孔里开裂的伤口,还有他无声翕动的嘴唇。

我知道他在叫我的名字,就想最初诞生之时,被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那样。

“……Via。”

评论
热度 ( 5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