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2017.10.1/耀诞】千年之间

*红色有

        夜风飒飒,摇晃着映射在地面的斑驳树影,月光下仿佛游动招摇在水中一般。
        王耀闭着眼,静静坐在树下,耳边响着繁茂树叶哗啦啦竟是如滚雷般震耳的合鸣,清淡却浓郁的香气萦绕在鼻尖,虽是深夜,却也忘却了凉意。
        只有他一人的庭院里突然响起物什落在石桌上的碰撞声响,可王耀却没听到任何人走近所发出的脚步声。
        诧异地挑起眉,王耀撑开右眼,微微将头转过一个角度。
        然后他看到和自己长相全然相同的男人镇定自若地开了一坛酒,动作利落地倒了两碗。
        那人把其中一碗推到王耀面前,他这才看清那人略带抱歉神情的脸。“黯。”
        王黯则笑了笑,嘴角扯出细小的弧度,“抱歉,习惯了。”话音刚落,他倒是不管王耀,自顾自地端起那碗酒仰头一饮而尽。
        王耀仍不为所动。看着对方不解的神情,他不明所以地问到,“怎么了?”
        “你不会忘记了吧……?”王黯扬起眉,端起酒坛十分豪气地把自己的碗再次满上,“看样子是了。”
        “我们有过约的。今日应是你的‘生辰’了。”
        “哦?”王耀思索了下,然后总算想起了这回事。
        他们的确是有过约定的。
        他们不是娘生的凡体,本没有生辰,可黯说要为他庆祝,固执地非要他选个日子不可,最后他思索了下,干脆就选了每年月亮最圆的那天作这个“生辰”。
        后知后觉地仰起头,王耀才发觉原来今日就是他选中的那天了。也难怪黯会特意地带酒过来。他们可是不常对饮的。
        想到这里,王耀也不再犹豫,学着王黯那样豪迈地将酒一饮而尽。可他哪里有王黯那般令人惊异的酒量,这一大碗酒一口下去,侧脸竟是泛起了一小片红霞。王黯见状便把空碗再次倒满,眼中的笑意愈发明显。
        “好!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今夜不醉不归。”
        王耀端起碗,与对方的相碰,发出清脆无比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王耀只觉四周异常的安静,风不知何时停止了躁动,就连那些鸣虫也没了声息。眼前的景物模糊成一片,王耀干脆一把推开面前乒乒乓乓的罐子和碗,放松下身子在石桌上猫似的慵懒地趴了下来。
        “耀?你醉了?”王黯放下了提在手里已快感觉不到酒液重量的酒坛,站起身,轻轻晃了晃面前那人的肩膀。
        没有反应。
        王黯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快步走向里间,拿了条厚厚的被子出来。正聊得兴起,王耀竟是醉了。他不打算把这人抱起来送回屋子里,但放任他在这里睡上一晚着凉了肯定也是不行的。
        小心地把被子盖在那人身上并掖好,王黯步子一转,又坐回了石凳上。反正,他是不怕冷的。
        红瞳男人不像王耀,他的一头长发并未束在头顶,而是随意地扎在脑后,被风吹乱的发丝贴在他泛红的侧脸,虽没有笑意,可一时间那神情竟是无与伦比的温柔。
        仰头望了望皎洁的满月,又看了看身边已睡着的人,王黯那声轻叹在夜色里显得愈发深幽起来。
        “希望以后无论多久,永远都会有人陪在你身边啊……。”
        当然,这句话,王耀很久很久以后也还是不知道它的存在。

        当王耀用力地眨了眨眼,还是看到眼前摆了满满当当一桌子的菜,很是发懵。
        仔细看的话,那菜式倒是中西合璧,搞得别有派头。
        看着一边笑的十分贤妻良母的人,王耀宁愿希望这种感觉只是他的错觉,这么一桌子菜,也不知道他是自己亲自操刀还是找了其他的人帮忙。
        “老大哥……这是?”
        “是生日宴哦。”
        伊利亚笑得更加灿烂,绕到王耀身后,按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到椅子上去。
        然后,他十分自然地环上王耀的肩膀,把下巴抵上对方的柔软的发顶。
        “为了庆祝生日。”
        “……生日?”
        “是的。今天就是你新生的日子,我的‘小布尔什维克’的诞生——”
        王耀只感觉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胸腔又有了要澎湃起的感觉。就像白天在天安门时那样。
        “以后的今天就是你的生日。我的小布尔什维克。”
        某个人这样笑着说到,红色的眼中满是温柔。

        “大哥!面好啦!”
        王耀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笑着看某个粉色的身影从厨房里窜出朝他扑来。
        “小心点,晓梅。”
        女孩儿吐了吐舌头,转过身着急地招手示意后面的人动作快一点。
        端着面条的青年仍然维持着一张面瘫脸,额角却滑下一滴冷汗,努力地维持着汤面的平稳。待到那碗面稳稳当当地落在桌面上,一只好看得过分的手及时地置了一双筷子在碗沿上。
        “嘉龙你慢死了!还是濠镜比较利落。”
        女孩儿“哼”了一声发表着任性的评论,被点名批评的王嘉龙闻言活动着手腕手指,无声地扭过脸,对王濠镜咧了咧嘴。而后者则显得沉稳地抿开折扇,掩去了唇角的笑意,并出声提醒王耀到,“大哥,面还是要趁热的。”
        “噢!是啊是啊!这碗长寿面可是我和面、濠镜手擀、嘉龙下锅煮好的!大哥你快尝尝!”
        看着自家妹妹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王耀笑了笑,拿起筷子,只是面夹起来还没送进嘴里,他的动作就又被女孩儿的呼声打断,“对了!大哥这面条可千万不能咬断啊!”
        王耀仓促地点了点头,然后把面送进嘴里,盯着那根细细的面条看了好久,然后,“秃噜——秃噜——秃噜——”。
        王耀小心翼翼地秃噜着盛了一碗的一根面条,他吃了多久,也就被自家妹妹灼灼的目光盯了多久,王耀感觉嘴角抽搐,努力不去咬断那根面条。
        “怎么样怎么样?!”
        王耀又灌了一大口汤,然后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吃!果然是我的弟弟妹妹,手艺就是不一样。”
        “啊。不过大哥,以后恐怕你只能每五十年吃一次这长寿面了。”
        “欸?为什么?”王耀不解地眨了眨眼。
        王晓梅歪起头,回想了一下他们做面条的过程,然后忽然十分凝重地皱起眉。
        王濠镜收了扇子,也不再遮掩自己的笑容,“大哥,难道你想尝试着吃一次‘五千年’的长寿面么?”
        王耀抽了抽嘴角,然后猛地摇了摇头。
        “五十年,就五十年好了。”

        远远地看到某个顶着一头显眼白毛的高大生物,王耀抽出原本悠闲地插在口袋里的手,朝对方招了招,“万尼亚!这里!”
        几乎只是下一秒,他就被来了个热情的熊抱。
        伊万在被推开前无比机智地在王耀身上快速蹭了蹭。
        装作嫌弃地拍打着自己的衣服,然后在看清伊万所穿的东西时,王耀脸上嫌弃的表情逐渐由假转真。
        本来想开口大肆吐槽那白衬衫上印着的一头死蠢的白熊,但在低下头并看到自己的身前时,王耀却怎么也嘲笑不出口。
        他的黑色衬衫上赫然坐着一只圆滚滚的芝麻团子。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穿伊万给他选的这件衣服出门?真是蠢死了。而且和今天的天安门格格不入。
        尴尬地闭了嘴,悄咪咪地瞥了眼面前的人,王耀更加肯定了刚才的想法。
        除了黑白团子,这两件衣服就和对方一样蠢。
        然而对方却像是看穿了王耀的心思一般,笑着对他眨了眨眼。
        伊万故意指了指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图案,然后嘿嘿地笑着,蹭到王耀的身前。
        “生日快乐哦,小耀。今年万尼亚依然陪着你呢。”
        “是是是!多谢了您哪!”王耀半认真半戏谑地笑着,揉了揉某熊厚密柔软的头发,心情大好。
        “为了报答,今年也是有大餐的。我亲自下厨哦。”
        看着小熊听到“大餐”二字后微变的神色,王耀加上了后面一句。
        “那就好。”伊万夸张地松了口气,“我可不想再吃你弟妹们做的剩菜了!去年我过的简直太可悲了。”
        王耀闻言不满地递过一个白眼,“怎么啦?他们的厨艺都是我教的!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不敢不敢!”伊万装模作样地缩了缩脖子,然后又讨好似的黏住王耀,抱住他的左胳膊不撒手,“徒弟胜不过师傅!还是小耀的厨艺最棒了!”
        王耀自是十分受用,得意地裂开嘴角。
        “噢对了,还有一件事……”王耀突然瞥了眼伊万,狡黠地笑到,“‘东西’我全都准备好了……大餐吗,可不是白~吃的。”
        “呃……”
        伊万忽然感觉自己背后一凉,担心起明天的自己来。
        所以,今晚一定要敞开了吃,不能有丝毫的客气,否则就是对不起自己…嗯!
        这样想着,伊万抱着英雄就义般的悲壮乖乖跟着活了千年的老妖精回了家。
        希望明天的小熊还能安然无恙。【笑】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