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红三角】撩妹比拼 1./——要选择谁呢?

【出浴后的他和为作业头疼的你】
*红三角服装均为白衬衫+黑色长裤(脑洞源MMD)

伊利亚:
你走进房间,却发现某人正无比自然地坐在你的位置上。
即使才刚出浴,他却丝毫没有慵懒下来的感觉。
他带着洗发露气味的潮湿短发和白天没有两样地整齐梳理着,领口的扣子也有系好,衬衫直立起的衣领衬着线条笔直的脖颈,喉结诱人地半隐半露在你的视线里;袖口处的纽扣也没有被忽略,衣袖紧贴手臂,可以清晰地看出肌肉结实的轮廓。
和你不同,他似乎并没有靠在椅背上的习惯。任何舒适的靠背在他面前都失去了作用,仅有的意义便是与他挺直的脊背平行,让人感慨那个英姿飒爽的人当真是骄傲得不可一世,一件普通的白衬衫在他身上竟是让你产生了军装的错觉。
这种画面自是无比养眼,可你却感觉某个地方十分地不和谐。
像是终于注意到你的目光,他转过来,食指勾下鼻梁上的你的眼镜。
你当然没有错过他一闪而逝的不好意思的神情,并为此在心里暗自发笑,原本阴郁的心情都瞬间明朗了不少。你看到他放下眼镜,手指顺势点了点让你头疼的作业本,对你露出一个摄人心魄的笑容,满满的都是宠溺。
“见你刚刚很头疼的样子,我就看了看这道题。来,我教你。”
(鬼畜版: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道题,我也不会耶。”)

王耀:
听到开门的声音,你下意识扭过头,向卫生间门口看去。
他反手关门后又顺势靠上,左臂压在身后,右手抓着毛巾悠然自得地摩擦着头发,洗发露的香气随他的动作在空气中缕缕飘散开来。
你完全没有写作业的心思,就干脆明目张胆地盯着他大肆打量了起来。
衬衫大有种含糊过关的意思随意系上了几粒纽扣,这也就导致了他好看得过分的锁骨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你的视野里。
你听见自己不争气地吞了吞唾沫发出咕噜的声响。
而且不只是领口,就连下端的纽扣也没有好好系上啊。
薄薄的一层白色布料很好地形成了若隐若现的半透明视感,贴在身体上显出令人遐想的腹肌,而敞开的下摆又十分合时地出卖了那两条弧线优美的人鱼线,向下没入简单的黑色长裤。
这件衬衫不是为了遮挡身体,而是用来增添色气的吧。你默默感慨着,下意识地抬手抓住了某个朝你飞来的黑影。
你把毛巾凑近鼻尖,深吸一口气。上面是你选的柠檬味洗发露的味道。
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拿起一本书,在对面坐了下来。潮湿的黑发顺着脖颈披散下来,你就无端地想起了“美人出浴”这词。当然,你是只敢在心里想想的。
见你还在发愣,他伸出手,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嘴上说着拒绝的话,却是无可挑剔的温柔。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努力吧。不过,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伊万:
眼前不知所云的题目搞得你心烦意乱,干脆愤愤地扔下笔,扭过脸,郁闷地撑起头。
然后,某只大型生物成功地吸引了你的视线。
你差不多快忘记了他究竟出来了多久,似乎也没有很长时间,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出来了多久就大概盯了你多久。明明无法无视那炽热的目光,你却故意避开他的眼睛和那张极易迷惑人的脸。
于是,你便瞪大了眼睛。
某熊躺在床上,把卷成一条的被子搂在臂弯,白花花的皮肤和衬衫还有被单混在一起,晃得你眼疼。
这家伙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
衬衫这可有可无的存在只被利用起两只袖管,皱皱巴巴地贴在身上。虽然身前赤裸,他却显然并不在意。若论颜色,你不得不承认他坚实的胸膛和搂在身侧的被子比起来还要更胜一筹,而更为惹眼的则无疑是胸前那两点鲜艳的朱红……
好像一口咬上去啊。
你感觉自己已濒临崩溃。是不是该庆幸下裤子还有好好穿着?
你看了看那双因穿着黑色长裤而更显修长的叠放在一起的大长腿,又把目光上移,看向那张误导感满满的脸。对方十分配合地眨了眨清亮的紫色眸子,一脸无辜。
······明明就是身高一米八多的汉子,为什么能那么毫无违和感地卖萌啊。你十分无语并光明正大地翻了个白眼。
谁想对方却再次恶意卖萌,面露引无知者高声尖叫的可爱神情,一开口,就是带上了撒娇意味的软糯的孩子音。
“唔…真的要为了作业放弃万尼亚嘛——?”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