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没有平安果的平安夜

王耀勾下一圈圈环形的炉铁,拨弄了两下炉子里的火焰,又往里面添了几块煤。

 

 

把木杆的小锹在墙角倚好,发红的手凑到嘴边哈了几口热气,才又插回军大衣的深口袋里。

 

 

他打了个冷战,静静地转过视线。

 

 

十二月末,黑/龙/江的气温一时间真是让他有点接受不了。望龙①给他留着的屋子也因为长时间无人使用而寒意袭人,不然他也不会烧煤来“接待客人”。

 

 

王耀不紧不慢地抬起脸,然后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来人安静地靠着墙壁,仍旧一身简单利落的军装,帽子摘了下来放在一旁的书桌上,倒是面色如常。

 

 

他这才完全相信这不是梦,却在心里鄙夷起来。

 

 

哦,他是忘了,他的这位客人可是根本不怕冷的。

 

 

和西/伯/利/亚比起来黑/龙/江的温度还是不值一提。对方可是在那种冰天雪地的环境里都能把脊背挺直得像白桦一样的人,又怎么会在烧着炉子的屋子里像他一样弓起身子呢?

 

 

这么想着,王耀自顾自地坐到挨着炉子一侧的炕上,抽出手捧上炕桌上的一杯温茶。

 

 

“……你怎么有空来了这里?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王耀慢悠悠地呷了几口茶,思索着该如何把话说得客气而又委婉,“今天是24号?平安夜吧。不过,我这里可没有苹果就是了。”

 

 

对方闻言一愣,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家的圣诞可不是明天。”

 

 

那人说着,隔了炕桌在王耀对面坐下,右臂搭上桌子,手指狡黠地敲了敲桌面,“还真是不欢迎我啊,”他又笑了起来,目光扫上王耀微微扬起的眉,“练酒都藏着。”

 

 

王耀也是一怔,眯起眼,看向对方那双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红色眸子,忽然就感觉炉子未免有些烧过了头,烤得背后都隐隐发热起来。

 

 

他没有理会对方,只是把茶水一股脑儿地灌进嘴里。

 

 

伊利亚好笑地看着对方丝毫没有喝茶样子地“砰”地把茶杯坐落回桌上,神色淡然地瞥了他一眼,刚想开口打趣对方是不是把茶叶都咽了下去,却被对方一句话噎住了喉咙。

 

 

王耀说:“我还以为最近你家里的事根本忙不过来。”

 

 

像是把戏被观众拆穿的小丑在台上兀自尴尬,笑容僵在弧度勾起一半的嘴角,伊利亚瞳孔里的火焰燃起一半,便冷却凝固在了那里。

 

 

王耀离开房间,只留他一个人呆坐在对方背后的阴影里,盯着那道横在两个人中间的裂缝出神。他呆愣地伸出手,却搞不懂自己颤抖的指尖为何越不过那道桌面上的细细的裂痕。

 

 

伊利亚的身形僵在那里,直到桌子伴随着“砰”的一声的震动使他下意识地猛抬起头。

 

 

王耀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一双金色的眸子在昏黄灯光的阴影里显得阴晴不定,伊利亚总是搞不懂那种琥珀的颜色里到底是裹了蝴蝶脆弱的羽翼还是蜘蛛淬毒的韧丝。

 

 

“来,喝吧。”王耀拍开坛封,给那冷掉的茶杯倒满清亮的酒液,然后豪迈地仰头一干而尽。

 

 

不拘小节地用袖子抹着嘴角,原本说要喝酒的人却仍坐在原位不为所动。不耐烦地皱起眉,王耀只觉胃里烧起来的热意直冲大脑,一开口,语气竟也如刚嚼完火药一般。

 

 

“呵……我以为老大哥这时候应该正忙着讨好托里斯他们,没想到却跑到这里来要酒喝,该说我们老大哥太有骨气不愿意低头,还是我王耀面子太大呢?”“砰——!”

 

 

王耀被巨大的声响震得一愣,然后后知后觉地看向桌面上那只握得死紧以至于手臂都在轻轻颤抖的手,缓缓地、缓缓地勾起嘴角。

 

 

“还是说老大哥是已经预料到了什么,来找我告别呢?”

 

 

黑洞洞的枪口对上如同将死火焰般的红眸,王耀别过脸避开那张脸上麻木而平静的表情,扭头看向窗外开始泛白的天际。

 

 

像是自言自语地喃喃着,谁面无表情地对已接受命运的人扣下了扳机。

 

 

“没有平安果的平安夜,是不会平安的啊……”

 

 

“砰——”

 

 

 

 

猛地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抬手抹去额上的冷汗,甩了甩头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眼前并没有谁浑身浴血的可怖模样。

 

 

偏转过视线,熟悉的面孔又让王耀心跳骤停。

 

 

躺在一旁的人呼吸平稳,睡得正熟。孩童般恬静的睡颜让王耀稍稍松了口气。

 

 

伸手把对方轻轻摇醒,那双泛着水汽的紫色眼睛让他无奈地勾起嘴角。

 

 

“该起来了,万尼亚。”

 

 

“唔……小耀。天亮了吗……?哈欠……”

 

 

“早就大亮了哦。”

 

 

伸了个懒腰,套上毛衣,一丝不苟地系好纽扣,“起来吧……?”

 

 

“为什么……”

 

 

王耀拿起笔,随手在日历上做了个标记,“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好。”

 

 

伊万起身,简单地瞥了一眼一堆圆圈中显眼的红色叉号,沉默着走去卫生间。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号”。

 

 

 

 ①:王望龙,私设黑/龙/江省拟,名字取自黑龙江。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