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玉藻鸣丸&太平光丸:联动!



和daughter @きつね 本丸玉藻鸣丸的联动!
其实并没有写完(emmm……)发出来催一下自己吧xxx


☆两家的婶婶长什么样子呢?☆

【玉藻鸣丸】:

“嗯、嗯……?”

白发少女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纤眉微挑,似乎是还未对对方那句略带嘲讽的“这搭配还真是有个性”的评价反应过头。

嗯……?

她的,衣服,么?

于是十分配合地低下头审视着自己的装扮,目光从下至上依次扫过,同时不禁思索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认真擦过的黑色靴子,与之颜色相近的藏青巫女袴,还有……

黑色马甲里利落的白色衬衫和领口仔细理好同样不染纤尘的领结……

……

少女的侧脸蓦地一红,握上腰间刀柄的左手微微颤抖,右手捏紧了羽织的侧襟,左侧的长额发末梢在下颚处轻轻刮蹭,微微作痒。

深呼吸。平复心情。

本身形高挑的少女忽然挺直了脊背,纤眉微挑,薄唇略抿,沙金色瞳孔里顿时迸出傲气的光亮。短发本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干练非凡,但侧脸与白色对比起异常显眼的绯红却又让她无法给人以难以接近的感觉。

“「吾」的服饰,明明很帅气……!”

【太平光丸】:

“嗯……?什么什么?已经开始录像了吗???”

据透露身高还不足150cm且身形纤细、裹着被子缩成小巧一团的少女揉了揉眼睛,捂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在拍完挂在一旁的少女用来日常混迹于藤四郎家的五分灯笼短袖和小短裤后,镜头偏转顺势拉近,对她那双睫毛上翘,就连眼梢也微微上挑的凤眼来了个特写。

在她薄薄的额发下是隐约可以看见的黛色浓眉。

只见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形象尴尬似的快速用手指把散乱的红色短发别在耳后,又仓促地理了理额发和鬓角,然后歪起头,迅速换下了不好意思的表情,老练地对镜头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

“那么,「仆」是雨 夜辉,请多指教啦。”


☆每天清晨本丸的画风是什么样子呢?☆

【玉藻鸣丸】:

“千!子!村!正!!”本丸某知名主控付丧神的吼声今早也日常向地响彻整个本丸。

一期一振努力克制着嘴角的抽搐,努力地维持着温柔好哥哥的形象,告诉好奇的小短刀们好好吃早饭不要扭头看热闹,并努力地坐直身体,力图挡下身后随时都有可能会做出污染他可爱弟弟们精神世界举动的某妖刀的身影。

褐发付丧神怒气冲冲地冲到某个面露迷之微笑头顶两根呆毛的男人面前,要不是身后的烛台切依旧尽职尽责地努力拉着他,那么恐怕此时妖刀先生引以为傲的脸上就要多出两个鲜红的掌印来。

“千子村正!不许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还有主呢?!她又不见了——!!”

“嗯……?呼呼呼~应该是又跑去哪里睡懒觉了吧。毕竟昨晚休息得也不是很好呢~真是没办法啊……那么,就去找找她吧。”

“长、长谷部君……?既然千子先生这么说了就请稍稍冷静一下吧……反正主公也不会跑出本丸的。我们两个去别的房间里找找吧。”

烛台切擦着冷汗,努力拉着因为找不到主公而陷入暴走状态的长谷部朝着和千子村正相反的方向走去,继续寻找审神者的旅程。

而紫发的男人则眯了眯眼,熟门熟路地走向本丸后院的树林。

在一大堆红色的落叶上,某只毛茸茸的白色生物十分显眼。

千子村正径直走过去,伸手把缩成一团的狐狸搂进怀里。

“果然还是跑到这里来了呢,呼呼呼。”

下一秒,重新化回人形的少女撞上笑着的金红色目光。

“唔……千子……”

“嗯?呼呼呼,还不想回去吗?既然这样的话……”

少女脱口而出的轻呼瞬间湮没在猝不及防的吻里,舌尖轻轻舔舐着柔软的下唇,然后惩罚似的用牙尖在上面留下一个浅淡的印记。

“……唔。”

“不如来做些其他的事情,如何——?”

“不、不用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少女挣脱了男人的手臂,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就急匆匆地逃离了树林,手背抵上滚烫的嘴唇,试图遮盖住绯红一片的侧脸。

#回去后因为没有按时吃早饭被一期说教了很久#

【太平光丸】:

“大将——起床啦——”

作为幼女似的主公在任性熬夜的第二天一早要劳烦近侍叫醒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只需简单整理的短发给洗漱这个环节节省了不少时间,抢在近侍的前一步跑下阁楼,扑在熟悉的人面前,仰起脸乖巧地微笑问安,然后开心地等着被哥哥似的付丧神宠溺地摸摸头。

少女日常混迹于粟田口派的付丧神堆里,在餐桌上把药研夹过来的肉类全部悄悄地转移给身旁的近侍。

“大将——我看到了哦——”

在生活和饮食方面都有叮嘱大将的付丧神扶了扶眼镜,拉长音调。

小短刀们的笑声顿时连成一片,一期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连鸣狐也勾起了嘴角。

“欸呀……又被发现了。”

少女对着厚吐了吐舌头,在看到少年默契地把肉片塞进嘴里时又裂开嘴角,毫不顾忌地从对方的盘子里挑了片新鲜的菜叶嚼了起来。

“啊啊、还真是,总也逃不过药研的眼睛啊。”

☆每天傍晚本丸的画风是什么样子呢?☆

【玉藻鸣丸】:

“小光!拜托了!相信我!你就在那里等等,一定会有收获的!”

……

傍晚是夜行生物开始出游的绝佳时间。

在结束了热闹的晚饭后,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大多也都回到各自的房间进行休息,房间里大亮的灯光远可以胜过只留一道黯淡的橘红色弧线在天际线上方的暮日的光亮。

原本准备晚饭时最为热闹的厨房此时却成了颇为冷清的地方,和其他房间里点着的亮如白昼的光芒相比起来,厨房里的黑暗是最适合用来隐蔽自身的地方。

一道白影如闪电般咻的一下窜进黑暗里,速度快到就算让人看见也只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后打着哈欠摇头离去。

爪下的肉垫可以不必担心弄出声响,但她还是很小心地竖起耳朵留意着门外的动静。来这里的过程中也尽量避免了引起他人的注意。

毕竟,作为本丸的主公在晚饭时间躲在房间里偷懒睡觉,可过后却又偷偷地溜进厨房,如果被人撞见,实在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

白色狐狸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轻而易举地分辨出了放着剩下的点心的方位。团子清甜的味道惹得她心里发痒,撒开四爪朝着气味源头的方向小跑过去。

近了……还有一步……跳!

毛球纵身一跃,然后完美地落入了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掌里。

“欸呀……原来鹤先生说的竟然是真的。”

熟悉的声音让狐狸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

*(什么玩意儿……?)

五十岚 月难以置信地扭过头,被男人握住的两条前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嗯……?主公?不好好吃晚饭可不是个好习惯哦……?”

金色瞳孔中的笑意只让她不寒而栗。

#鹤丸国永是吧……你给我等着……!#

【太平光丸】:

在天色昏暗的时候关掉房灯,把一盏不知道从本丸里哪个角落翻找出来的油灯握在手里,皮肤本就略显苍白的少女在摇曳不定的昏黄烛光里勾起的僵硬的笑容配上阴森的语调显得格外瘆人。

“突然!窗外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屋子。女孩儿颤抖着手拉开了房门……可是!刚刚响起敲门声的门外什么也没有!!”

“呜哇!好、好可怕……!”
“……主公大人!”

“哈哈……!”

造成不安氛围的罪魁祸首却像没事一样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啪地一声按下开关,重归于明亮的房间总算叫人松了口气。

伸手揉了揉一边退退的头,又看向挤在药研和厚中间的小短刀们,少女放轻了声音,柔声安慰到,“没关系的哟!只不过是主公编出来的而已。”

“但还是……好可怕……”

小团子揉着漂亮的粉蓝色眼睛,发抖的身体又向药研凑了凑,而后者则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慰。“没关系的哦……我们不是还有大将吗。”

“主君大人……难道您平时一个人睡就不害怕吗?”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但栗发的小付丧神还是先担心着主公。

“欸?没关系的哦前田。”少女感谢地笑了笑,又狡黠地眨了眨眼,“就算真的有鬼怪,本丸里不是还有斩鬼刀青江吗!超级厉害!不用担心的!”

“是啊,我们也会保护你们和大将的啊。”厚乱二人相视一笑,长发的少年立刻跑去少女身边,撒娇似的挽住了她的手臂,“呐呐,主公今晚留在我们房间里吧怎么样?好不好嘛……夜酱!”

评论 ( 6 )
热度 ( 5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