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此心安处】:序

光丸里的一天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把被子裹在身上靠着墙壁,手里捧着本热卖的小说,明明已经醒了过来却不愿意去洗漱,就那样坐着等待着,清晨空气的微凉攀上裸露在外的手臂,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向后的惯性导致后脑勺猛地撞在墙壁上。

吃痛地松开了手,掉落在榻榻米上合上的书页发出闷声闷气的啪嗒声响。

眼眶间不受控制地溢出黏腻的液体,双手抱头痛苦地弓起身子,被子从肩上滑落,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

委屈地抱紧自己,额头抵上膝盖,在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里从喉咙深处滚出细小的呜咽。

“呜……”

呜……为什么我,那么蠢啊。打个喷嚏都会撞上墙壁。

蠢死算了。

自顾自地痛心疾首时却听到了拿捏尺度的清晰的敲门声,熟悉的节奏已被证实就算此刻自己仍在睡梦中也会醒来而又不会被吓到。

纸门外熟悉的来叫自己起床的身影仍旧显得尽职尽责,在熟悉的招呼过后,纸门被缓缓拉开,宛若给新的一天正式拉开帷幕。

“大将——我进来了哦?”

“……”

侧转过视线,门口逆着光站立着的少年的黑发镀着阳光好看的浅金,双目微微刺痛,敏感且发达的泪腺合时宜地让那虚假的眼泪更加汹涌以至于又真实了一些。

不知道这副样子在少年眼里算是什么,但其实此刻内心真实的想法却只有开心二字。

光丸主公的日常……当然是从偷懒赖在被窝里被作为近侍的少年“叫起”开始。

看着喜欢的人就会不受控制笑出来无法掩饰……真是蠢啊。

“哦呀……大将,这种样子我会很困扰的啊。”

虚假的泪水也被抹去,身前蹲下身来的少年有着总是能让人恢复精神的元气的笑容,“早饭都已经做好了哦……?再不下去可是会被一期哥说教的啊。”

否认那个温柔到“说教”也不过只是微皱起眉无奈地提醒自己今后要按时吃早饭的好哥哥会做出什么恐怖举动这种想法似的摇了摇头,反倒更加悠闲地枕上抱着膝盖的手臂,认真地盯着少年呆愣了片刻,然后更加没头没脑地问出一个以后回想起直想找块豆腐一头撞去的傻气的问题:“嘿嘿……厚,你怎么这么好看呀……?”

本只是自言自语似的话语却因为略带上扬的语气让少年微微愣神,而更没想到的却是这样的疑问竟然也得到了一个无比认真的答复:“嗯……大概是因为大将喜欢我,所以才觉得我好看的……?”

被喜欢的少年那双映着自己慌乱模样的眼睛注视的确有点难为自己脆弱的心脏,在呼吸彻底紊乱前兔子似的蹦出被窝,无意义地捂上滚烫的侧脸逃也似的一头扎进卫生间,只把落荒而逃的狼狈背影和颤抖到脱离正常音调的语句急匆匆地留给身后一脸笑意地叠着被子的少年。

“我、我……我先去洗漱……!”

评论 ( 1 )
热度 ( 4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