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雨夜

雨声。

头疼。

眼前白光逐渐消散,再睁眼时便已然站到了本丸的入口。

冰凉的液体一颗两颗落到额头上,溅起一股说不出的莫名的忧郁。

或许夜晚总是会激起人不太好的情绪。但我却感觉夜里可以难得地冷静下来。

这种情况是始料未及的。手中也并没有任何雨具。

简单地拉起外套不算太大的帽子遮在头顶,用手扯着边缘勉强盖住头发,抬眼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小路,简单犹豫了一下还是踏上了石阶。

道路上一片浓郁的黑暗。这种时候林子里也并没有绿色的荧荧光团。

然而我却没有丝毫不安。并非全然由于这里是自己本丸的原因。

走在现世陌生的街上我也十分坦然。夜里“出去”散步简直成了我的一种隐秘的习惯。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害怕黑暗了呢。

……根本无法追溯。

原本是因为着了凉闷在屋子里头疼所以才出去,但现在淋着若有若无的夜雨我反而冷静了下来。

穿过黑暗树林中的小路,进到屋子里后先记得把拎在手里的一袋子药剂收好到柜子里,继而就跪坐在办公桌前盯着一份文件发起呆来。

……这次名字签什么上去好呢。

“大将——?”

纸门拉开的声音忽然响起,我微微一愣,然后下意识地扯了扯外衣的下摆,试图遮住短裤和过膝腿袜间裸露出的腿部。

“啊……厚。”

我不敢转过身,只得尽最大努力挺直了腰板。

……遮不住了。

我尴尬地仰起脸,却不太敢去看他。

……尝试着转过视线。

“——大将!”

“呜哇……厚!……表情好严肃。”

“还不是因为大将又一个人跑出去——?外面还在下雨!”

厚挑眉,嘴角向下。

“……咕。只有本丸在下雨而已。而且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停了。”

这话一说出口,我就忽然很想一头撞在桌子上。

屋外隐约滚起轰轰的雷声。

“咕……。那,厚留下来吧……?”

我眨眨眼睛,看着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绷起的表情逐渐垮台,勾了勾嘴角。

“啊……真是。拿大将没办法……。”

“嘿嘿。”

我笑着。

“厚最好了。”

评论 ( 1 )
热度 ( 2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