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恶作剧之誓

*自家鹤注意
*乱码系列x
*没头没尾x

我从浴室走出来,反手关上门,倚在上面不急不慢地用毛巾摩擦着潮湿的发梢。

屋子里先我洗漱过的人正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专注到甚至完全忽视了我的目光。

唔…盘着双腿、撑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什么东西这么有趣,竟然比自己的女友还有吸引力?

我瞥了眼荧幕,发现现在正上演着熟悉的桥段。

想要恶作剧的念头忽然蔓延开来。

我狡黠地勾起嘴角,仍耐心地待在原地安静地等候着时机。

直等到广告时间,我才放下手中的毛巾,从容地走到屋子中央,长发间已然不会再有水珠滑落。我清了清嗓子,成功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看到那双转过来的金色眸子,我露出一个颇具迷惑性的笑容,“这位先生,请站过来。”

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照做无误,乖乖地站在了我的面前,垂下脸,眸子里的笑意化解了原本也许会存在的不发一语的尴尬。

见对方这么积极配合,我十分满意地露出赞许的微笑,然后却又收敛起轻浮的神情,努力做出认真严肃的样子。

我略颔首,朝他抬起左小臂,手腕放松,掌面微微下垂,“那么,五条游鹤先生——”我回想着电视刚刚演过的情节,回想着那些繁琐的台词,投入深情地缓缓复述着——对我面前这个一身白色的男人,“你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小姐为妻,无论她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都会不离不弃、忠于自己此刻的选择吗——?”

“……”一阵沉默。那眸子里的笑意逐渐淡去,脸上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我却暗自得意,认为自己这个恶作剧肯定成功地吓到了他。嘿嘿,算是把平时本丸里的旧账通通找回来了吧!我心情大好,看着对方让我感觉不明所以的从御守里找东西似的动作,正欲放下手臂,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爬到床上去。

然而,下一秒我却直直地愣在了原地,手臂也僵在半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被鹤丸小心地捏在指间的小东西折射的光亮晃得我头晕。

左手被轻轻执起,烙上印记般的一吻。

我精神恍惚地抬起眼,思绪却旋即卷入蜜糖般甜腻的漩涡里。

明明是温柔到足以让人溺死于其中的笑意,却透露着比磐石还要稳固的坚定。

“是的,我愿意。”他笑着。

“我当然愿意。”

啊……真是讨厌……!

我只觉侧脸和眼眶一起不受控制地滚烫起来,轻轻抽出被握住的指尖,主动将手指穿进那枚圆环。

“……傻瓜。”我不争气地吸了吸鼻子,扭过头,“婚戒是要戴在无名指上的。你看到的戴上中指只是代表订婚啊……傻瓜。”

我轻笑着责怪到。

不过倒是多亏了这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我才没有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哭出来。

评论
热度 ( 12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