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流枫绕廊】/三日婶


*婶有名字体现注意
*给自家おねさま @过堂风 的五一礼物(啥x

和屋的一大优点就是视野开阔。

只要有闲暇的时间,悠悠然坐在廊下,捧上一杯热茶,也不必担心会被阴雨的天气打湿,就只管欣赏着本丸的四季,感叹岁月静好就好。

欸呀……。

一片红叶踏着风慢慢悠悠地晃到身侧。

前田和平野那两个孩子都出阵去了,她也就只是坐着,也没个人和自己说话。

这样的安逸,倒是有一种提早太久步入老年的感觉呢……。

远征的歌仙若恰是此时回到本丸,想来是必会感慨散发着阳光暖烘烘味道的红叶在廊下铺成厚毯的景致甚是风雅,然后匆匆回到屋里,出阵服也来不及换下就拿出纸笔,挑上几片夹进诗集,即兴作出一首新的和歌吧。

和歌——想到和歌,叶川 棠忽觉眼前一亮。

与其这么干巴巴地坐着,倒不如找个话题聊上几句,她鄙夷说起天气的老套且死板,又愁于一时间想不出可以谈些什么,正徘徊不定犹豫不决之时,雅士倒是给了她不错的灵感。

叶川弯了弯嘴角,不紧不慢地呷一口清茶。

一只鸟儿倏地站在了跨过湖面的小桥桥栏上,神气十足地挺着胸脯,接着又蹦蹦跳跳地歪起头,浮在水面的三两叶片下漾开红色的波纹。

她侧转过视线,将茶杯放进茶盘里,去看坐在自己身旁却不发一语的人。

那身深蓝色内番服倒是正适合现在的天气。这般清爽而多情的季节。

她下意识开了开口,可却没说出话来。

只暖阳光辉里氤氲的侧脸和一半的笑意就已足矣让她失神。当真不愧是被誉为五剑中最美的那振的付丧神。

叶川混乱的思绪又忽然跳到了她读过的那个中式成语“秀色可餐”上。虽然她拿不准这么说正不正确。但她却只觉原本正欲呼唤烛台切的鼓声凭空消失了。

……茶虽然能助消化,却竟也抵不过五剑的美貌啊。

这样胡思乱想着,一旁的人却毫无征兆地转过了身。圆盘似的太阳恰巧被那人脸上完全清晰起来的笑容遮挡了光芒,视野就忽地陷入了嵌着两弯新月的温柔夜空里。

“啊……”出乎意料的对视让叶川不由得心跳加速,早忘了彼时所打的腹稿究竟是想说些什么。她只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轻叹,就觉侧脸一烫,把自己困进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直盯着对方出神的尴尬之中。

不过,真是幸好。那位付丧神也是个经历了无数的四季,极为温柔的人。

三日月也并不着急,将茶杯放下,就随手捏起一片红叶,轻轻转动着叶柄,把玩了起来。

叶川舒了口气,轻笑起来,“枫叶颜色这么漂亮,不保存下来都觉得可惜啊……不过我是不太懂和歌,想铺画布也不知道能不能调出它们的颜色来。”

“枫叶是很美,毕竟是秋季的代表啊。”三日月微抬手臂,细长的叶柄就插进了少女耳后的发丝。“哈哈,小姑娘是无聊了吗。啊,毕竟像这样坐着可不应该是年轻人的消遣方式啊。”

不知是被道破了心思还是因为别的,叶川的脸泛起一小块颜色甚至要胜过她那枚发饰的绯红。

“那么……小姑娘要和我骑马出去逛逛吗?”

叶川抬起眼,搭上向她发出邀请的手,“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啊。”狡黠的回答。

两人相视皆是发出一声轻笑。

“啊……”避开两人中间的茶盘小心地站起来,她却忽然想起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可是,如果一会儿前田他们回来了的话……”

留着一半的话。三日月却自是懂得叶川像说什么,“哈哈哈,没关系。等我换完了衣服,也就差不多会回来了吧。嗯,小姑娘可以把握速度,我是不会介意的。哈哈哈哈……”

……明明就是要人帮忙更衣,为什么还能那么爽朗地笑出来啊。

叶川揉了揉额角,端起茶盘跟上那个身影,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缓缓地勾起嘴角。

欸……罢了。谁叫她期待这次秋游呢。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