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名字的故事「光丸」

审神者咬着笔杆,在脑子里幻想出的白纸上涂涂画画 。而摆在她面前,办公桌上铺着的纸张上也的确挤满了潦草的假名,什么“夜辉”啦、“咲夜矢”啦、“明姬”啦,还有其他被勾抹得无法辨认的字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叫人搞不懂她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哦呀,大将。”药研凑了过来,俯下身子去看那张内容不明的纸张。纸片下露出报告书的一角,最后一栏“审神者姓名”的项目还空在那里。

镜片后的紫色眼睛浮现几分笑意,药研伸出手,轻轻拔出被审神者叼在嘴里的签字笔。黑色笔杆在纤细的指间灵巧地游走,“还在想这次要签的名字吗?”

嘛,终归还是有人懂的。

审神者眼睛一亮,用力点了点头。

但她旋即又懊恼地趴在了桌子上,侧过脸枕着手臂,发出一声挫败的长叹,“啊……讨厌。每次都换一个新‘名字’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啊,我的脑壳都开始疼了。”

“……”槽点太多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真是难以想象,地方时政高管会以怎样的表情对待手里那些来自同个本丸、审神者姓名却每次都不相同的报告书。药研微微摇了摇头,把“高管一定是个坚强的人吧”这种无厘头的想法甩出大脑,继而弯着腰身,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盯着那栏空白出起神来。

……近侍并没有理会自己。审神者无聊地撑起头,抬起眼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正擦在她的鼻尖。没了领带夹的固定,少年的黑色领带不再像往常那样乖顺地贴在胸口,而是颇有些叛逆意味地悬在空中,随着她的呼吸在她眼前微微晃动。

审神者一怔,然后下意识地吸一口气,对着那条领带吹起风来。

……还真是像极了小孩子的自娱自乐方式啊。已在心里得出答案的药研收回思绪,侧过视线却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禁有点想笑。“大——将。”

“诶……?”额头忽然覆上微凉的温度,还没从那声拖了长音的呼唤中回过神来,头顶温柔的感触就已收了回去。

审神者对这种对待小孩子式的揉头大法颇为不满似的撇了撇嘴角,侧脸却不受控制的微微发热,就连向两侧梳起的额发因方才近侍的动作而松散下来也全然没有心情去理会。

药研则扶上眼镜,抬起的手臂手臂恰好遮去了嘴角勾起的弧度。看破却不说破,这大概是他面对自家大将时心里默认的一条准则吧。

在产生这种想法的同时他自己也微微地感到诧异,但随后便又放下了手臂,坦然露出对自己的轻嘲笑意来。毕竟,他接下来所要做的,正是要去“说破”他家大将的某个心事啊。

“我说,大将,”在审神者不解的目光中盘腿坐下,药研笑着伸手拿起那张堆满乱码的纸片,把字迹朝着审神者象征性地晃了一晃,“既然苦于给自己起代名,为什么不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呢?”

“嗯……?”审神者歪起头,表情写满了困惑,似乎是没有听懂近侍所说的话,“名字——?”“啊,是啊,名字。”药研拿过报告书盖在纸片上面,摆正在审神者面前,指尖点上那栏空白,“不是代号,而是真正的,给自己取的名字。”

直直看向那双透着迷茫的绿色眸子,在那青翠的颜色下,他分明看到了闪动着的细小光亮。

“名字、吗……”审神者自言自语似的咀嚼着那个已好久没有触碰过的词样,小心翼翼地靠近后,心底却不由得泛起一点苦涩直蔓延至舌尖。“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又不知道取什么才好。”

审神者咽下一口唾沫,扭过头避开那双紫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空白的一栏,“如果要取的话……”药研的视野里,女孩儿的侧脸再次烧起一片绯色,声音也不像平时那般清晰,而是逐渐压低了下去。

可药研还是真切地听到了她的话语,她说:“如果要取名字的话,我想,一定要取一个和‘大家’有关的名字……”

壮着胆子向近侍说出压在心底的想法后,就羞愧地把脸埋进支起的膝盖里。

在审神者看不见的地方,药研的嘴角勾出胜券在握的弧度。“ ‘十六’。”“诶?”

“知道吗,大将,”笔尖在空白处写出那两个假名,“到目前为止,在时之政府记录的刀剑男士档案中,我们粟田口派的付丧神共有十六位。”少年半眯起眼,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在思念还未来到本丸的那些兄弟,“和‘我们’有关的话,‘十六’就再好不过了。一期哥也是这么想的。”

写下那名字的手又覆上审神者的发顶,好似大哥哥的关怀一般,“如果我们有幸被大将当成亲人的话,那么还请大将把我们十六人都算进去吧。”

审神者赶忙用力眨了眨眼睛,以掩饰眼中不受控制地泛起的水汽。“如果以‘十六’为姓的话,那么名字就是‘连’了……!「把大家连结在一起!」啊……这样说是不是太狂妄了一点……”

“偏向男孩子气的名字吗。意外地很适合大将呢。”略隔着一小段距离,“十六”后加了个“连”字。——「十六 连」

“虽说是‘十六连’,但现在本丸里,我们兄弟也不过才半数作业吧。”药研擦起镜片,笑看自家大将认真地一根一根数起手指,“……好像是呢。”

“期待和他们的相遇吧。毕竟,家里都是一些很有趣的人啊。”

“是啊。”审神者微微一怔,然后不禁勾起嘴角,脑海中又浮现出哪个少年的爽利短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以及永远没有阴霾的笑容,“我一定会把大家都接回来的。一定。”

-fin-

【“ ‘十六’啊……”审神者伸出手掌,透过指缝泄出月芒晶莹如雪,“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那么,就稍稍期待一下吧,十六岁那年。”】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呢(笑)]

评论 ( 2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