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关于大将组】:花纹

*这次是真·自家的小男友
*智障向
*请相信我真的不是hentai
*我只是对小男们比较好♂奇
*仅此而已(*ノ▽ノ)



本丸里有着四个一样是把自己叫做“大将”的小男友。

虽然这四个藤四郎是经常一起行动的兄弟,彼此之间也默契十足,甚至有时战场上的表现都出奇地一致,抢誉都是干劲十足地比着来先挑血厚的拿下,但如果仔细观察又会发现,他们每个都有着许多这样那样的异于其他三人的小特点。

就拿我最近撞破的一个来说吧……关于四个人身上的“花纹”。

嗯……花、花纹……

前些天我在大广间沉迷处理公务,专注到甚至就连平野安静地走进来在办公桌一角放上茶盘再离去都没有发觉。直埋头苦干到脖颈僵硬眼睛酸痛,才放下笔杆子活动起紧绷得太久的身体。

然后,一个偏头,我不经意地撞见了房间外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条晾衣绳……上晾着的……四样东西。

呃、东……

在大脑反应过那空中飘着的是什么后,生命难以承受的尴尬瞬间烧断了我的思绪,智商短路,嘴角不收控制地微微抽搐,甚至都忘记了该收回目光。

“大将……?”直到熟悉的中等高度少年音接上了我的意识。

“噫——!后、后藤……”

后藤并没有在意我的反应,而是径直走过去,取下了应该是已经干好的……嗯……

“噢,这个啊。因为包丁也来了,我们的衣服太多,庭院里的晾衣绳不够用,所以就在这里简单搭了一下。”

噢……想想也没什么不对。说起来,大广间东侧就是粟田口派的和屋啊。

“这、这样啊……”

我几乎下意识扯起袖子遮住发烫的侧脸,还装模作样地轻咳了几下来表示是为了遮挡风尘。

大概是本就超级熟络的原因,作为男孩子且平日里就很是不拘小节的后藤竟然没有在意我……

“那个……后藤啊……”

我当时也不知是怎么地,侧脸一红脑子一热,紧接着就不经大脑思考地说出了心里的大实话:

“这些都是……谁的啊……?”

“嗯……?”后藤歪了歪头,然后——为了向我清晰地说明,甚至还一手两条,把那四条男孩子的内裤在空中晃了晃。

“噢。纯色这条是厚的,条纹是药研的,格子的是我的,最后一个,呃……”

随着停顿,我明显注意到了这最后一条的不同之处——

“波点图案的三角裤是信浓的……噗……我们三个还嘲笑过他不成熟来着,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噗……

我掩着嘴,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音,“……嘛,信浓出阵服那么短的短裤,如果也穿平角裤的话大概会很麻烦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

天知道那天我借口换衣服急匆匆地回到房间里后扑在被子上笑了多久。

厚——纯色平角裤——嗯,厚一直走简约风。
药研——条纹平角裤——莫名感觉和本人风格合拍?
后藤——格子平角裤——想起了本体刀柄的图案……?
信浓——波点三角裤——被兄弟评价成不成熟。

然后在夜里,我又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兄弟四人互动的场景——

后藤诧异地指出四个人里只有信浓在穿三角裤,厚愣了一下然后评价:“这还真是不成熟啊”;药研全程旁观另外三人拌嘴,坐在一边抱着枕头,推推眼镜却笑而不语……

这也……太可爱了吧!他们!!

鲶尾和骨喰又会是什么图案呢……。

嘿、嘿、嘿。

评论 ( 14 )
热度 ( 68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