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至曾陪我一起走过的你☆(信/诗体/耀视角 )

我们于战火中最初相识。

你伸出手,

指引我以炽烈的红色;

我犹豫着给予回应,

指尖覆上你飞扬的围巾及同色的旗。

于是你笑了,

为你新生的小布尔什维克;

我也不禁笑了,

为我终于得见光明的未来。

两个人相视无言,

默契却油然而生;

此后我便跟随你,

在你开辟的道路上结伴而行。

我们一起走过无法看清明天的阴霾,

我们一起走过席卷砭骨寒气的狂风,

我们一起走过硝烟弥漫的枪林弹雨,

我们一起走过尘土飞扬的残垣断壁,

我们一起走过广袤无垠的白色冰原,

我们一起走过风雪过后的满天繁星;

我们一起走过所有的艰难与屈辱,

逆境抑或磨折;

在感到迷茫的时候我是总会仰起头来看你骄傲的背影,

然后便会相信我一定可以拥有陪你一起走下去的坚强;

我记得你曾说过“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一定没有问题”,

你用孩子一样肆意笑着的面容说的话我至今都深信不疑;

我知道你向来是个会信守承诺坚定立场的人,

所以我一直都把你当做心中唯一的红色信仰。

我以为无论何时何地,

只要仰起头就能看见你温暖的笑容;

那样我就可以把眼泪埋进你的怀抱,

笑着任其自然地风干。

只是——

在这终于耀迎来曙光的最后,

你却倒在了那个无尽漫长的寒冷冬季;

寒流将我的思绪吞没,

再被红色的雪迹包裹。

直到那时我才不得已地相信,

西伯利亚的雪原来的确有你曾说的那么深厚,

不然为什么你直挺挺地倒下去,

却还是了无声息。

从那以后我时常仰头却再看不见你高大的身影;

我总是怅然若失,

胸腔里的空洞将名为落寞和悲哀的颜色一起吞没。

——在那之后,

我在边境上载种了一片金色的向日葵,

并相信它们一定会在某天朝着阳光开放。

我倚靠着墙壁沉默地等待着,

与新生的全新姿态的你重逢。

我知道那天距现在定为时不远,

但我却仍想显得矫情地问上一句:

我的老大哥,

 近来可好?

评论
热度 ( 15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