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莓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伞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新圈名赤莓色www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肢体接触☆乙女向

*文野男士x你(非全员
*虽然是第二人称,但是“你”有人设(?)注意
*大概是原女乙女向,欢迎自行带入
*不喜者请自行避雷,若带来不适感深感抱歉



乱步ver:

【环上腰身的手臂】

说走就走的旅行看上去潇洒无比,但如果没有途中随机应变的精细计划,最后还是不得不为一时热血上头的冲动买单。

……对于连自己独自出行都是不小挑战的人来说,要制定计划简直就是需要刻苦修炼提升、直到完成质的飞跃前都无法想象的事。

没办法。你家先生就是那么个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大男孩儿。

在家里时天天嚷着要吃你亲手做的甜点,把托盘递给人后你的嘴唇上会突然留下一个水果糖味儿的吻;外出时你左手攥着迷你地图,右手不得不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生怕他在好奇地东张西望时被直视前方的你落在汹涌的人潮里。

然而,先生的不靠谱归不靠谱,你却是断然不会让你们的“蜜月”因为计划不足而浑浑噩噩地度过,让这段难得的假期白白浪费的。

笔尖小心地轻戳纸面,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慎重地将一条备选的计划用近乎笔直的线条清晰地勾去。

身后传来浴室门开合的咔哒声音。

比你后洗完澡的人踩着拖拖拉拉的步子,虽然上午在逛到没有任何一家甜品店的地方时就已经闹别扭似的鼓起脸颊说自己累了,但现在却还是放弃了一头栽进旅店柔软的大床,向作为第一目标的你径直走来。

下一秒,一双手臂忽然从背后环上你的腰身。

腰间仅隔两层薄薄浴衣传来的温度让你瞬间软下心来,没有仔细擦干的下颚枕上你的肩膀,顺着脖颈线条滑落的水珠打湿你侧肩干燥的浴衣,毛茸茸的脑袋亲昵地蹭在你的脖颈,鼻尖绕着淡淡的玫瑰香气。

咦……玫瑰的香气?

你把笔夹进册子,腾出一只手揉上先生他湿漉漉的短发。面前镜子里映照出的疑惑表情惹得你实在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噗……我们的超级名侦探大人该不会,把旅店的沐浴露当做洗发水用了吧——?”

听到你的话他忽然一怔,绿色眸子眨了眨,然后凑近鼻尖嗅了嗅你长发间清爽的柠檬味道。

“……哼。”

中也ver:

【对方休息时的膝枕】

Mafia,或称“港口黑手党”,属横滨市三大高危职业之一。

工作时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就像过河要跨桥一样理所当然,上级传达下来的命令你得勤勤恳恳地完成不能出任何差错;boss一声令下你要是胆敢产生一丝不悦的想法被人看出来都是足以被枪毙无数次的重罪。

做任务时还要提防异能特务科恼人的眼线,时不时地还有其他老鼠般的黑社会组织在你家的地盘上动手动脚,和死对头武装侦探社亲密友好的互动交流更是家常便饭避无可避。

然而,就是这么个得提头工作还绝不轻易涨工资甚至还要找借口挑刺扣下你奖金的组织,没有生命保险也就算了吧,竟然连休假都少之又少。

而现在,你正窝在沙发里,悠闲地翻着杂志,享受这个十分难得的特批假期。而被你当做枕头枕着的,是你的搭档兼恋人——Mafia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的膝盖。

男性腿部的触感并不像你幼时接触过的女性长辈的那么柔软,更何况对方还是超一流的体术师。不过把结实的肌肉枕在脖颈下所带来的不只是客观生理上的舒适,无形间更有一种奇异的精神上的满足感。

“……我说,丫头。”“嗯……?”

从鼻子里哼出慵懒的答复,你半眯起眼。

凑到下颚的手轻轻刮蹭起皮肤,宠溺的情态宛若是在讨好某种傲娇的猫科动物,你合上杂志,仰面看着自家先生垂下视线的钴蓝色眸子,忽然感觉许是以同样的姿势躺了太久而导致脖颈有些酸痛。

“中也。帮我按按肩膀。”

他一愣,然后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手掌绕到你侧肩,听话地揉捏起来。

……那副乖巧的样子如果叫外人看到那么恐怕他可怜的下巴是保不住了吧。

“丫头,你是不是胖了?”“嗯——?你说什么?”

嘴角那抹一闪而过的坏笑是你的错觉吗……?

“那,你看,你就这样枕在我腿上我都觉得重了啊。”

“……”你微微皱眉,不由得仔细思考起最近的饮食和运动是否健康来。

然后,你便成功错过了先生他脸上浮现起的,如果你看到肯定会下意识一巴掌拍向他的,不止十分欠揍的笑容。

下一秒,脑后结实的支撑突然消失,紧接着是卧室门关合的声响。

“噗……哈哈哈哈哈!”门后传来谁嚣张的大笑,不用看你也能想象到此刻那张脸上的表情应该有多欠揍。

嘴角因为尴尬而微微抽搐。可怜的杂志在你手中扭曲变形。

他突然溜走不是关键。

关键是,虽然没有了支撑,你的头还保持着诡异的悬空状态,仿佛是在枕着看不见的空气枕。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呵,异能力者。呵,重力操纵。

“中原中也你大爷——!!”

你踢门的声音差点掀起房顶。

芥川ver:【埋在胸口的头】

太宰ver:

【拥抱时护在后脊处的手臂】

“先生……!”

远远地望见那个等在门口的熟悉身影,路上折腾的换乘的疲惫被你瞬间忘在了脑后,甚至你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精力快步奔向他向你敞开的怀抱。

一头扎进去,熟悉的温暖瞬间充斥整个胸腔。

“欢迎回来呀,小姐。”

蹭在发顶的人用笑着的语气如是说到。

绕在身后的手一如既往地护在你的脊背,给予安全感的同时又霸道地施加力度,将你更加牢固地按进怀里。耳边忽然灌进的暖风惹得你脸颊发烫,手指却越发攥紧了他沙色外套的前襟,再也不想松开。

“这一次,小姐可别想能再离开我了哦?”

评论 ( 3 )
热度 ( 147 )

© Miss|莓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