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绿微生↪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道系。

(头像是凌米太太画的!!!

☆☆☆厨力有余,文力不足☆☆☆
☆☆☆乙腐通吃通产望避雷☆☆☆

这里水绿/苏唐 性别女,人设男(x)
名字哪个怎么叫都没问题w

「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却意外地任性得很。」

「害怕没人认同,但我更怕不能做自己。」

「愿到这世界生而为人。」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
\来生愿为宅家人!/
\言出一人歌,歌起万人和!/
\黑塔利亚永不毕业!/
\此生无悔入本丸!/
\为野犬干杯!/
\后会有七!/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1917.1949.1991.

名字的故事「光丸」

审神者咬着笔杆,在脑子里幻想出的白纸上涂涂画画 。而摆在她面前,办公桌上铺着的纸张上也的确挤满了潦草的假名,什么“夜辉”啦、“咲夜矢”啦、“明姬”啦,还有其他被勾抹得无法辨认的字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叫人搞不懂她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哦呀,大将。”药研凑了过来,俯下身子去看那张内容不明的纸张。纸片下露出报告书的一角,最后一栏“审神者姓名”的项目还空在那里。

镜片后的紫色眼睛浮现几分笑意,药研伸出手,轻轻拔出被审神者叼在嘴里的签字笔。黑色笔杆在纤细的指间灵巧地游走,“还在想这次要签的名字吗?”

嘛,终归还是有人懂的。

审神者眼睛一亮,用力点了点头。

但她旋即又懊恼地趴在了桌子上,侧过...

2018-10-30

【流枫绕廊】/三日婶


*婶有名字体现注意
*给自家おねさま @过堂风 的五一礼物(啥x

和屋的一大优点就是视野开阔。

只要有闲暇的时间,悠悠然坐在廊下,捧上一杯热茶,也不必担心会被阴雨的天气打湿,就只管欣赏着本丸的四季,感叹岁月静好就好。

欸呀……。

一片红叶踏着风慢慢悠悠地晃到身侧。

前田和平野那两个孩子都出阵去了,她也就只是坐着,也没个人和自己说话。

这样的安逸,倒是有一种提早太久步入老年的感觉呢……。

远征的歌仙若恰是此时回到本丸,想来是必会感慨散发着阳光暖烘烘味道的红叶在廊下铺成厚毯的景致甚是风雅,然后匆匆回到屋里,出阵服也来不及换下就拿出纸笔,挑上几片夹进诗集,即兴作出一首新的和歌吧。...

2018-04-29

首尾限定/三日婶

*第一人称注意
*离职后的审神者
*审神者:叶川 棠
*梗源首尾限定

而今我已忘却他的容颜。

一页页翻过陈旧的时间,指尖划过平面上模糊不清的画面去安静怀缅。

我不记得少时的自己究竟经历过怎样的风雨和明媚的晴天,一切都像那曾经绽着紫阳花的梅雨时节般,只永远地停留在被我遗忘的身后。

我再无法回头,将那种景色重新拾起。

曾牢记在心的名为“审神者”的信仰随时间被我淡忘,连同本丸里那些仍在原地固执却忠诚地等待着我的人们一起。

据说担任“审神者”这个隐匿在现世浮华下的特殊职位的人们离职后必须消除对这件事有关的一切记忆,因为这涉及到时之政府不愿人知的高度机密。

而我,就是这被迫被删掉了大段过往的人中...

2018-04-17

【关于大将组】:十一点钟的讯息

#现世的场合#

Atsushi:“大将…?夜安。虽然这么说,但果然还是希望你没看到这条消息比较好。那就说明现在已经乖乖睡觉了吧。已经很晚了哦?就算看到了消息也马上休息吧。我可能还要晚一点才会回来。没必要等我。晚安。愿好梦。”


Yagen:“嗯…晚上好,大将,已经睡了吗?还没睡吗。如果是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话,要记得盖上毯子,可不要在夜里着凉啊。如果想吃宵夜的话看到消息就回给我吧。不过,当然,不健康的食物可是免谈的哦?再稍微等我一下,差不多就快完成了,我马上就回去。”


Gotou:“大将,是我。晚上好,怎么样,一个人在家里有害怕吗?不过没什么可担心的。可以打电话给我哦?如果觉得不安的话...

2018-04-17

【此心安处】:序

光丸里的一天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把被子裹在身上靠着墙壁,手里捧着本热卖的小说,明明已经醒了过来却不愿意去洗漱,就那样坐着等待着,清晨空气的微凉攀上裸露在外的手臂,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向后的惯性导致后脑勺猛地撞在墙壁上。

吃痛地松开了手,掉落在榻榻米上合上的书页发出闷声闷气的啪嗒声响。

眼眶间不受控制地溢出黏腻的液体,双手抱头痛苦地弓起身子,被子从肩上滑落,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

委屈地抱紧自己,额头抵上膝盖,在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里从喉咙深处滚出细小的呜咽。

“呜……”

呜……为什么我,那么蠢啊。打个喷嚏都会撞上墙壁。

蠢死算了。

自顾自地痛心疾首时却听到了拿捏尺度的清晰的...

2018-04-11

© 水绿微生↪ | Powered by LOFTER